您现在在的位置: 形势与政策>欧债危机演变与中国的对策>正文

欧债危机的货币伦理根源

搜狐 2012年10月22日

  纵观欧债危机的拯救史,不难发现,核心措施就一个:注入流动性,增发货币,从证券市场计划到长期融资,直至现在的直接货币交易,都是"砸钱"的招数。继续开闸放水,增加债务未必能治本,只是延缓危机的时间。

  自欧债危机爆发以来,欧元区采取了诸多技术性的补救措施,但是,债务危机依然像幽灵一样盘旋在欧洲上空。纵观欧债危机的拯救史,不难发现,核心措施就一个:注入流动性,增发货币,从证券市场计划到长期融资,直至现在的直接货币交易,都是“砸钱”的招数。一方面是德国纳税人对“挖肉补疮”的措施日渐反感,另一方面是希腊等“欧猪国家”对严苛附加条件的不满,上街示威游行成了一道风景线。

  欧洲国家已经背负了沉重的债务,继续开闸放水,增加债务未必能治本,只是延缓危机的时间。欧债危机的根源并不是南欧人懒惰,而是货币生产体系出现了偏差。德国经济学家约尔格·吉多·许尔斯曼在《货币生产的伦理》中提出了一个有意思的观点:从伦理的角度来衡量货币生产的方式,正义与效率同样重要。当今国际货币体系是一种纸币本位制,虽然世界通行,但是它的历史并不长,只有四十多年历史,也就是从1971年8月15日美国总统尼克松宣布关闭黄金窗口开始的。在人类漫长的货币史中,当前这种体制是合理的吗?货币生产是在政府主导下的法令性通货膨胀展开的,这也是欧债危机、美国财政悬崖、日本国债危机的根源所在。

  尼克松在1971年的宣言是世界货币史上的壮举,货币完全去黄金化,特定的纸片成为财富的符号、交易的媒介,也正是这种纸币时代的来临,通货膨胀成了难以遏制的冲动。1971年之前,每盎司黄金35美元,而今黄金涨了50倍之多,没有贵金属作为锚的纸币就像脱缰的野马一样“撒着欢儿”地跑。印钞机隆隆作响的后果是债务膨胀,无论欧洲还是美国都在短时间内积累了巨额债务,而日本的国债也已经超过GDP的2倍。各国的债务火山之下岩浆涌动,这才是欧债危机的根源所在。

  货币本身是交易的工具,某些商品由于“畅销”而成为货币,所以,商品货币本身具有商品性与货币性两重特征。在很长一段时间内,货币的生产是自由的,一个国家并不是只有一种货币,而是多种货币同时流通,如此一来,那些劣质的货币就会被挤出流通领域。当政府垄断了铸币权之后,劣币开始驱逐良币,君主们总是喜欢以降低货币的成色来获得额外的收益,因此,法定垄断带来的是一种“制度性高利贷”。17世纪之后,部分准备金制银行出现了,而有些银行成为政府指定的垄断银行,这就成了中央银行,当中央银行被赋予中止偿付的特权之后,银行券就变成了纸币。因此,纸币并不是市场自由竞争选择的结果,而是政府权力压制与强迫的结果。

  纸币为政府发行货币扫除了技术与成本障碍,毫无商品价值的纸币却成为财富的符号,过量发行纸币简直就是一种偷盗行为,并且是一种制度化的偷盗行为。纸币泛滥带来的是名义利率严重偏离自然利率,借贷成风,银行成为经济活动的中心,大量纸币侵蚀了建立于私人财产权基础上的市场体系。那些勤勤恳恳从事生产与研发的人所获不多,而从事金融交易的人则聚敛了大量财富。现在美联储和欧洲央行几乎将长期利率降为零,同时还进行量化宽松,注入流动性,这种“救市”的举措无异于大雨天泼水之举,其效果也是缘木求鱼而已。

  欧债危机的悖论在于:纸币已经泛滥,债务堆积如山,选民并不愿意接受任何紧缩计划。多党议会民主制度、福利国家体制与债务形成了难解的三角关系,欧债危机是一场政治经济的博弈。二战结束后,在凯恩斯主义之下,政府权力扩张,尤其是货币生产特权膨胀,福利国家体制建立起来,任何一个党派领导人都愿意以福利“购买”选票。上个世纪70年代经济增长放缓,福利的成本上升,举债或者增发货币成为福利成本社会化的捷径。于是,与完备的福利体系相伴随的是不断高企的债务。正是政府垄断了货币生产的特权,所以,货币生产依附于政府的权力意志而非市场交易的公平原则。当过量货币侵蚀个人财富的时候,人们更愿意通过政府福利来获得财富,而不是创业,无论希腊还是西班牙的劳动力市场都僵化无比,青年人失业率将近过半,这样的社会何谈活力?

  相比于美国和日本,欧洲人的债务并不是太严重,但欧元与美元、日元不同的是,它不是主权货币而是合并的货币。日本和美国的央行、财政部可以将风险延缓,美国更是有美元霸权之便可以转嫁危机,而欧元背后是破碎的央行与财政部系统。目前欧元区采取的措施基本是在整合金融、财政系统,治标但难治本。目前的纸币本位制之下,各国的拯救计划、刺激计划只是在累积系统性风险,许尔斯曼断言,所有纸币体系都在道德风险下运行,从长远而言,要么崩溃,要么成为经济极权主义,最终都会导致经济崩溃,荼毒亿万生灵。

  也许,许尔斯曼的结论过于悲观,但是相比于几千年的货币史而言,当下的货币体系只是白驹过隙,只有打开历史的视界,才可能找到正本清源的方法。

  文/孙兴杰

  作者简介

  Introduction

  吉林大学国际关系史博士,理论经济学博士后,多家媒体评论员,著有《超级大国与大国》等书。